首页 > 书库 > 《现代的我和民国的她》现代特工在民国 耽美狼 现代的我和民国的她小攻

现代的我和民国的她

浪漫青春连载中

经典小说《现代的我和民国的她》由了以欢所编写的浪漫青春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文轩,张小法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章文轩听完护士的汇报,掏出笔来坐下写病历。何诗安不放心,凑近看,只见本子上写着:结合病人的症状,诊断为重度伤风,主要采用内服药治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6-26 06:25:16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经典小说《现代的我和民国的她》由了以欢所编写的浪漫青春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文轩,张小法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章文轩听完护士的汇报,掏出笔来坐下写病历。何诗安不放心,凑近看,只见本子上写着:结合病人的症状,诊断为重度伤风,主要采用内服药治

《现代的我和民国的她》免费试读

章文轩听完护士的汇报,掏出笔来坐下写病历。何诗安不放心,凑近看,只见本子上写着:结合病人的症状,诊断为重度伤风,主要采用内服药治疗……

她连忙问:“大夫,是不是吃了阿司匹林就可以好了?我家有很多,我可不可以带他回去?”

章文轩看出她很关心,更准确地说,是很爱他的这位好朋友。

但是张小法起病急,需要留院观察,不能随意带走,何况伤风还具有很强的传染性。

“小姐,”他望着她的充满担心和关怀的眼睛,平和地说:“你不能带走他,目前最适合的地方是医院。我会让护士去配药,等他醒来了你再帮忙服下去。”

她感激地谢过,在脑子里一个劲地想照顾病人的办法。

“大夫,可不可以给他做冷敷?我带了手绢的。”

“可以,我建议拿医用酒精给他能擦的地方都擦上,物理降温。这样比冷敷效果好。”

章文轩说完,亲自去药剂房里拿了几大瓶酒精,塞在白大褂两边的兜里送过来。他把酒精的盖子一一打开,又让护士送来一大盘纱布和棉花球。

准备就绪,他对何诗安说:“小姐,请你出门回避一下,我要给他全身涂酒精。”

她握着张小法的手,依然坐着不动:“不就是涂个酒精么,又不是别的,我也会的。”

她的回答让大夫和护士都吃惊不小:看来她思想开放,一点都不在乎这些。说明她确实很在意他,那就成全人家吧。

“好,我们出去了,这个任务交给你。给他擦酒精时要注意,擦完后要拿被子盖好,别受凉加重病情。十五分钟后来值班室找我。”

他们走后,她把门窗关好,防止风吹进来,然后洗了手,小心地解开他的上衣,认真地拿着镊子夹了棉花一点点地涂抹。

屋内灯光柔和,把四周的墙壁涂上一层淡淡的暖色。这种安静的氛围里,带有暧昧,也带有爱而不得的无奈和心伤。

何诗安低头给他的胸口涂酒精。涂着涂着,不仅脸红了,眼圈也红了:一半是害羞,一半是心疼。

八年来,她第一次离顾家老三这么近,然而他却浑然不知,像进入了冬眠的小熊,拿小刀扎屁股也不会醒来。

她从来就没有做过照顾病人的事,没多久就感到腰酸背痛。但为了他能好起来,她完全忘记了在学校追赶他时摔伤的膝盖还在流血,蹭破的手心接触到酒精更是像在火上烤一般钻心地疼。

当上身涂好的酒精全部挥发完,她拿被子把他严严实实地盖好,又轻轻地把裤子挽起来,继续擦。门口的卫生桶里丢了好些废弃的棉花球。

她好不容易把这琐碎的工作完成,累得浑身是汗。再次拿手心试他的体温,没那么烫了,脸色比刚送来时也有所好转。

她准备去找大夫,就在转身离开的瞬间,张小法恢复了意识。他和所有发烧的病人一样,睁开了眼睛后,对周围的事物还是迷迷糊糊。

潜意识里感到有个女孩子在照顾自己,现在她似乎是要走了。为了挽留,他本能地动了动嘴唇,轻声说出一句:“别走。”

何诗安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,双眼涌出一层滚烫的泪珠。他是在叫她,还是误把她当成了别人?

她没有勇气去面对可能的失望,所以咬住手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,带上门大步走出去。

章文轩在值班室里不时地察看手表,显然已经超过了十五分钟,那个女孩子还没出现。正担心着,她眼泪汪汪地进来,拿手绢不停地擦着脸颊。

他紧张地问:“是不是出现了其他症状?”

她有些哽咽地答道:“没有,他没那么烫了……好像是醒来了。”

他领着她往外走,宽慰道:“醒来是好事啊,能物理降温就不用打针了。”

他俩进门的时候,张小法听到响声,转过头看到章文轩,头脑里犯起了困惑。他隐约记得,今晚来过医院看病,明明一拿了药就回学校去了……难道晚上和林觅在宿舍独处的事情只是梦境,事实上自己仍然在这里待着?

“文轩兄,谢谢你,我是不是一直在医院里没有走?”

章文轩见他双眼里全是迷茫,只好把情况如实相告:“小弟,你来过医院,还写了纸条托人转交给我。等我忙完手术值夜班的时候,这位小姐又把你带到这儿来了,当时你处于昏睡状态,再烧下去就要脱水休克了。多亏她把你及时送来。”

他想:‘这位小姐’是指的哪位?好奇怪的称呼。看来不是林觅,因为大夫认识她。会不会是程倩倩?

何诗安默不作声地站在大夫身后,可怜巴巴地望着他,希望他不要说一些让她伤心的话。实际上,她不用这么担心。他对她的态度早已比过去好了不少了。

“诗安,辛苦你送我来医院。”

她听到称呼有了细微的变化,这是叫她的名字,而不是男女不分地叫“何同学”。小小的一处变化,让她拿起手绢捂着鼻子哭了起来。

“顾启澜,你八年来第一次这么叫我,以后还这么叫,好不好?”

章文轩听到她管张小法叫另一个名字,不禁好奇地问:“小姐,他不是姓张么?怎么有两个名字?”

她把大夫拉到门外,轻声叹道:“他原来的名字是我刚才叫的这个,代表着他真正的身份。但在大家的眼里,他用现在的名字,想和过去告别。”

章文轩恍然大悟,同时也为她的细心和体贴感动。“我看得出来,你和他认识很久了,是不是青梅竹马?”

“一起上过学。现在他当我的老师。”

“你好好陪陪他吧,他特别需要陪伴,心里的病比伤风还要重呢。”

他俩在门外轻声谈话,这时护士端着药和温水来了:“小姐,该给病人服药了,每隔三小时一次。多喝水。”

何诗安谢过他们,拿着药盘走进去:“渴不渴?吃药前先喝点水?”

张小法从床上用力坐起来,闻到全身的酒精味,猜到刚才是在物理退烧,“诗安,你过来。请帮忙把水递给我。”

她把杯子端给他,看着他把水一口气全部喝完,又拿桌上的暖水瓶倒了一满杯。药剂是一瓶液体,闻了闻味道有点苦。瓶子上写着一次服用5毫升,还配了量勺。

她知道,以他的性格,是肯定不会让她来喂药的,死活都要自己喝。不过,如果把她换成是林觅,他肯定愿意享受被照顾的幸福。

《现代的我和民国的她》 免费阅读章节

《现代的我和民国的她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了以欢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文轩,张小法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了以欢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现代的我和民国的她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文轩,张小法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