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书生恨》书生在初唐 虐文 书生恨玻璃

书生恨

玄幻连载中

火爆新书《书生恨》是听海客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,主角马英,吴达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转眼间新年将至。 这三个月的时间,马英已经快和这个时代的人融合了,语言上,不论是方言还是文言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

|更新:2020-06-26 12:25:28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火爆新书《书生恨》是听海客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,主角马英,吴达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转眼间新年将至。 这三个月的时间,马英已经快和这个时代的人融合了,语言上,不论是方言还是文言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

《书生恨》免费试读

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转眼间新年将至。

这三个月的时间,马英已经快和这个时代的人融合了,语言上,不论是方言还是文言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,对这个时代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。除了偶尔想起另一个时空的家之外,跟着吴达读书习武,生活过得很是平淡恬静。吴达为人爽朗大方,又有文化,马英也很喜欢和这个结义兄长交往。

吴达一年中有半年多住在泉州,吴家在泉州有些产业,是吴达的父亲在打理,吴达的母亲也是泉州人,如果不是吴老太爷喜欢这个孙子,而他又不想离开寨子,吴达可能也不会回来。

马英住的寨子叫做宋家寨,里面住的人却多是战乱时逃难来的人,宋氏族人倒成了少数。

宋家寨依山而建,寨子三面临山,谷口及三面的山上还保留有哨塔一类的建筑,另一面用巨木栅栏围起,上面还可以站人值守,一旦有人来袭可以作为第一道防线。

寨内的房子分散在山谷各处,谷内正中有五座庞大的堡垒互为犄角,如有外敌来袭就可以让寨民躲入其中防备。

这些堡垒虽然多年未用,却仍然坚固如初地屹立着,其中最大的一座堡垒,仅大门就有三层,最里面一层是用整块大理石制成的,一旦放下,除了在寨内用绞索机关吊起外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打开。

马英曾一一参观这些堡垒,在吴达的解说下知道这些堡垒不仅外表雄伟坚固,而且各种各样的应急措施十分周到。只要堡内粮食足够可以一直坚持下去,而五座堡内的粮食蓄满时可够一千人食用一整年,以现在的寨内总人口计算也够近半年之用。

宋家寨现有人口两千多,里面共居住着十三姓人家,其中四大姓为郑、林、吴、宋,又有九小姓。

四大姓除了宋氏之外都是举族搬迁而至,其中仅郑这一姓就有七百多口人,比九小姓的总人口还多,四大姓合计快两千口。

由于传统,寨内男子大多数会些拳脚功夫,即便如马英这样的书生也是从小练起,吴达则可以说是文武全才了,打起架来也是一把好手。

在寨子里年轻一辈中名声最响的就属吴达了,然后就是马英,他们两人是寨内仅有的有功名之人(童生也算是功名),而且功夫也都还可以。

不过“曾经”的马英不论是文的还是武的都比不上吴达,“现在”的马英就更不用说,武的还好,根基还在,文的就差得更远。现在要是让马英写一首诗或者填一首词,难度还是很高的,尽管他曾经“古文”学得不错,现在也学得很努力。

现如今,天下太平,宋家寨的那些军用设施也渐渐失去作用。

这天马英和吴达并肩站在山顶一座废弃的哨嗒上,放眼望去,群山尽在脚下俯伏,真有种豪情万丈的感觉。

“过完年,我就要回泉州了,你有什么打算?”吴达打断了马英的感慨。

“我?”

这一问倒是把马英给问住了。

到这里已经三个月了,马英还真没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目标,他也不知道要做什么。

学方言,学文言,学诗文,练拳脚,好像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,他没有刻意地去做,都是人家来教他的,他只是跟着学罢了,至于学这些东西为了什么,在马英看来,只是为了方便和家人朋友交流罢了。

马英现在的圈子就是宋家寨这么一个小地方,别的地方都没去过,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。也许该和吴达出去走走了,总不能一辈子都呆在宋家寨这个世外桃源吧?

虽然有娇妻相伴,有父母养着,但父母有老的一天,男儿一生总得做点什么,再怎么也不能辜负了如霜的一片真情,让她一直这么委屈下去。

三个月来,如霜待马英一直很好,照顾周到,关爱倍至,马英也渐渐地喜欢上了他这个漂亮媳妇,两人的感情已经升华至如胶似漆的地步。

“我也和兄长出去外面走走吧。”马英答道,“不过我得和家里人商量一下。”

“这样也好,我还怕你会一直在寨子里住下去呢?这里虽然生活平静,但毕竟与外界不通。我见你这三个月来进步神速,以现在的速度,再有一年多时间,你也应该可以考中秀才,再复习一两年也可以参加省试。”吴达接过话头说。

“对了,我还不知道本朝的考试制度呢?”

“呵呵。”吴达一笑,接着说,“本朝太祖念读书人十年寒窗十分辛苦,就定下每年一试的制度,太宗立国后改为两年一试,分别为首年春试童生,秋试秀才,次年春试举人,秋试进士。童生在县城考,故称县试,秀才在府治考,叫府试,举人在省治考,当然就叫省试了,进士则要到京城才能考,所以就被人称作京试。所有考试都只考一天,上午文章,下午策论,只有进士考中后前二十名还要参加殿试,以定状元、榜眼、探花。我这次回泉州后马上就要到福州去参加省试的。”

说完这话,吴达似乎有些落莫,又叹了一口气。

“考举人是好事啊,兄长为何叹气?”马英不解。

“唉,我从十八岁时考中秀才后,已经连续参加三次省试了,不知这次结果如何啊。”

“兄长不是被称为‘泉州府第一才子’吗?怎么会这样,难道整个泉州都没人考上吗?”马英问。

“这事,”吴达迟疑了一下说,“算了,不和你说了,你还是先准备考取秀才吧。”

吴达不说,马英只好不问,但也明白另有隐情。

两人沉默了一会儿,吴达又说话了:“‘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!’何时才能一展我胸中所学?”

马英的房间内,如霜正含情脉脉地望着马英,眼睛一眨也不眨,好像只要一闭上眼马英就会不见了似的。

“少则三月,多则半年我就会回来的,嗯。我只是想出去走走看看,等兄长考完后就会回来复习功课准备明秋的考试。我走了。”马英背上行李,轻轻地吻了一下如霜的额头,“等我回来。”

没想到的是这么一走,马英再回来时却早已物是人非。

因为马英不要人送,家人也没跟着出门,他就一人来到吴家。

吴家门外停着一辆马车,见马英到来,吴达就拉着马英上了车。

赶车的是位魁梧的中年汉子,吴达叫他“文叔”,其实只是吴家的下人,但多年来一直跟着吴父,也是吴家的族人,所以吴达才这么称呼他。

吴文很安静,路上一句话也不说,只是在默默的赶着车子,但不得不说他的车技很好。

宋家寨通往外面的路坑坑洼洼的很是不平,是这些年才走出来的,有的地方窄得只容一辆车子通行,不论上坡下坡,吴文都能把车子赶得相当平稳,到了实在上不了的坡,两人就一起下车走,吴文就一人赶着车子爬坡。

因为马英想欣赏沿途的风景,加上路面不好,车子走得很慢。

但再美的风景也有看累的时候。一连看了三天重复的风景却不见人烟的马英这时也感无聊,只好和吴达一样拿起书本。

可是马英一页也看不下去,以前马英在公交车上都看不下书,何况现在这样的马车。

马英转头看了一眼吴达,见他还在抱着一本《大学》看得津津有味,只好又把头转向车窗外面了。

“兄长,这一路上怎么不见有人烟啊?”马英终于憋不住了。

“别急,再走一段路就有人家了。”吴达放下书说,“南剑府地广人稀,太祖时曾大举向岭南移民,但南剑府地处闽中,又是群山环绕,因而人烟一直兴盛不起来。剑南县虽是南剑府辖地最广的县,也一样人烟不胜,直到太宗永宁元年才设的县。设县时总人口不过两万,这几十年来虽有增长,但我估计也不会超过三万。而宋家寨离县城快两百里,所以才一直隐于世外。我们走的这条路并不是通往县城的,而是前往泉州府永春县,这一路上要到永春县境内才能见着村落。以我们现在的速度,明天应该就有可以找到借宿的人家。”

“剑南县方圆几里,怎么这么大啊?”马英问道。

“其实也不太大,只是我们要坐马车,只能捡好走的地方走,要绕很多弯路,如果直接翻山走路的话,要比现在快些。”吴达回答说。

“早知这样就直接走路了。”马英嘟哝了一声。

“吁!”马车突然停了下来。

“文叔,怎么了?”吴达探头问道,然后叹了口气说,“文华,你也出来吧。”

马英掀开车帘,跳下马车,只见马车已经被十几个汉子给围了起来。车子正前方有四个人拿着朴刀,其他人也握着叉子、棍棒等器械。

“被打劫了!”

望着对方那明晃晃的大刀,马英有些怕了,虽说他也是自小练武,这几个月跟着吴达也恢复了些本事,可真要空手入白刃,他马英恐怕还没这本事。

怎么办?

对方十几个人,要跑是跑不掉的。马英心中着急起来。

“怎么办?”马英轻声问吴达。

“别怕,你看他们个个面黄肌瘦的,也不像练家子,只有拿刀的那几个比较强壮一点。如果真要打,文叔一人就可以对付两个,我们一人一个,剩下的随便都能打发掉。先看看他们想要什么吧。”

听吴达这么一说,马英才认真的打量起面前的这些人。

果真如吴达所说,都是些面黄肌瘦的人,他们手上的家伙也参差不齐,很多都是农具,有几个只拿着一根长木棒。

到这时马英才略放下些心来。

拿朴刀的四人中走出一人,居然对吴达作了个揖,操着外地口音说:“相公,我们知道您老人家是

《书生恨》精彩评论

    的确是人道的天堂。“选择权越多社会越进步”,这句话才是《书生恨》想要阐述的主旨。 想混吃等死的混吃等死,最后祈求神灵庇佑灵魂;自强的修炼至三阶就可以练出灵魂,肉体用克隆技术来延长以此长生;再就是励志超脱天地玄黄外则可以进入道门由三清祖师庇佑修炼;还有一种眷恋人世的有后土大神开通六道轮回不断转生积累宿慧。主世界以科技和玄术并驾齐驱,实现无量功德笼罩,从各个次元世界获得遗失的知识充实自身,迈入黄金时代,焕发万丈光芒照耀无边世界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