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仓蓝》仓栏式货车 精彩阅读 仓蓝出柜

仓蓝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仓蓝》是鲸与南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夏晗邺,马道长,书中主要讲述了: “少爷,少爷。”俞二在门外喊,显然是去过他的房间没有看到人,才在院中四处找他。 木青城渐渐收起了悲痛的神情,取而代之的是云淡风轻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6-29 18:25:14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仓蓝》是鲸与南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夏晗邺,马道长,书中主要讲述了: “少爷,少爷。”俞二在门外喊,显然是去过他的房间没有看到人,才在院中四处找他。 木青城渐渐收起了悲痛的神情,取而代之的是云淡风轻

《仓蓝》免费试读

“少爷,少爷。”俞二在门外喊,显然是去过他的房间没有看到人,才在院中四处找他。

木青城渐渐收起了悲痛的神情,取而代之的是云淡风轻,“什么事?”他推开门,看见俞二还握着两个喜庆的烛台,站在院子中间。

“你猜我刚刚遇见谁了?”

“谁?”木青城大步踏出了祠堂,并不经心地问。

“叶姑娘。”俞二答道“说也奇怪,她明明是听说你成亲,刻意过来的,我让她进来,她又匆匆忙忙地走了。”

叶姑娘?木青城又想起了那道俏丽的身影,好像永远没心没肺,好像所有不开心的事情在她心里都停留不了多长时间。她曾经给他熬过难以下咽的鸡汤,也赖在他的身边像一条小尾巴一样不肯离开,上一次见她,她好像成熟了不少。

这些都跟木青城没有关系了,他与那个爱嬉笑又带着点俏皮的姑娘终究只是萍水相逢,但是路分两边,各自离开,以后再不会有瓜葛了。

“新娘子都准备好了,新郎官在窝在里面不肯见人呢。”前面忽然一阵吵嚷声,哄闹的人群嘻嘻哈哈地往木青城的院子里走来。

“各位,这么早就来庆祝木某新婚,真是比木某自己都心急啊。”木青城换上笑容,像一副坚不可摧的面具,迎上那些面带喜色的人群。

这个时候的樾宫正是华灯初上,一排彩灯将整个皇城照得璀璨、迷离,灿若烟霞。

今天是除夕之夜,照例樾帝是要摆酒设宴的。

丝竹铮铮、歌舞升平,一水儿的翠色长裙的宫女如穿花拂柳在紫华殿翩珊起舞。在这人人裹成粽子的冬季里,别是一番风景。

樾帝坐在首座,皇后温顺地坐在他的身侧,今夜是除夕,礼部尚书林晨上书让皇后从椒房殿出来,参加除夕家宴。

平日里,樾帝最是头疼的便是这位林大人,但是今日不得不听他的,大过年,母仪天下的皇后,竟然要一个人孤零零地锁在椒房殿,确实说不过去。

如此,雪瑶便只能坐在下首,嫔妃之中,她自然是坐在右侧的首位上,身后是一群莺莺燕燕,富贵、艳丽的嫔妃们。

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亲王、皇子,朝中重要的大臣,以及贴身站在樾帝身边的萧林。如此,便将紫英殿坐得满满当当。

“今日佳节,臣妾敬陛下一杯,祝陛下万事顺遂、身体康泰,永享大樾万世昌盛。”坐在雪瑶右侧淑妃双手托杯,笑意盈盈地与樾帝说道。

“承爱妃吉言。”樾帝也与淑妃举杯,隔空示意,然后一饮而尽。

坐在樾帝左侧的刘与风斜眼看了一眼身边的夏晗邺。

“儿子也祝父皇,儿子才疏学浅,口齿也笨,只希望父皇能年年岁岁都有今朝,希望大樾风调雨顺、国泰民安。”夏晗邺很快就懂了刘与风的意思,也举杯说道。

樾帝许久没有注意到这个儿子了,今天看到才想起他竟然已经长成大人模样,生得朝气蓬勃,眉目之间很有几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,此刻咧嘴笑着看着自己“邺儿,也有十六岁了吧?”

“父皇忘了,今年十月刚满的十六岁。”

“哦。”樾帝恍然地点了点头,在他的记忆中,夏晗邺还是个孩子呢,如今竟然已经这么大人,意识到自己的确对这个孩子关注太少了“最近都在读写什么书?”他问。

“儿子学得慢,不如各位哥哥弟弟们,还跟着老师读大学呢。”夏晗邺答道。

“能将大学读通已经是受用无穷了,背两篇来听听。”

平日里樾帝极少关注这个儿子,今天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背书,实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或许不过是心血来潮吧,在场的其余人都这么想。

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。知止而有定,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。。。”少年声音郎朗,字字如珠玉般滚落,流畅且清明,显然是早已烂熟于心。

从前大皇子在时,其才能如烈日之光,很难有人能争其辉,而今天众人能从夏晗邺身上看到几分当年大皇子的模样。

“好,你背得很好。“樾帝赞道“你想要什么奖赏?”他问。

这个话进宫之前刘与风就告诉他,樾帝一定会封赏他什么东西,甚至已经嘱托过他该如何回答。

“儿臣不要什么奖赏,只是在齐王府里,不能时时见到父王,若是父王真要赏赐儿臣什么,就让儿臣时常进宫来,能围绕在父王母后身边时时敬敬孝就好。”

这句话很空洞、很虚伪,但是进宫前刘与风一定要他这么说。因为这是唯一的标准答案,既不会落了俗套,又能时常在樾帝面前转悠,让他记得夏晗邺这个人,这是实惠的好处,还能捎带上自己不受宠的母妃,让樾帝注意到,一箭三雕。

“时间过得真快,连邺儿都长这么大了,就好像一夜之间,以前那个粉粉白白的小孩子,就变成了如今这个一表人才的男子。”一直没有说话的皇后温婉地替樾帝斟了一杯酒,似有似无地感叹时光飞逝。

樾帝看着自己的结发妻子,她只薄薄地施了一层粉黛,穿着凤冠,以及很早以前他送给她的朝服,虽然不算漂亮,但很端庄,他好像很久没有赐什么东西给她了,樾帝忽然想起。

“是啊,时间过得真快,你看咱们都有白头发了。”他看到皇后冠发中隐隐的一丝白发,虽然刻意掩盖却依旧漏了些出来。

“臣妾还记得邺儿出生那年,咱们还在易州,正逢大梁打了过来,陛下在外出征,咱们几个妇人没有主意,又惊又怕,如今想起像是在昨天一样。”皇后回忆起以前,嘴角不经意间流露出慈爱的笑容。

“是啊,那个时候条件不好,苦了你了。”樾帝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,皇后是陪他在易州风沙中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人,那时候前途不明,又惊又怕,吃了很多苦,可是年到老了,儿子没有了,自己还被禁足,想到此处愧疚一寸一寸揪着樾帝的心。

“只要和陛下在一起,臣妾不苦。”

听到这句话,樾帝的心震动了一下,这便是皇后,即使是这样,她依然没有一句怨言。他想起那日皇后跪在自己面前只求饶过儿子一命,而自己的行为实在太让人寒心了。

“以后你不要再呆在椒房殿了,时常出来与朕说说话,否则易州那些事,朕都快忘了。”樾帝拉着皇后的手,柔声说道。

他这句话将众人都惊了一跳,自然是解了皇后的禁足,可是最后一句尤为出乎所有人意料,他都快忘了易州那些事,实则,是在跟皇后道歉,意思是都快忘了皇后为他的付出,实在不该。

王忠坐在左下侧,对女儿的变化实在感到奇怪,他记得心灰意冷的女儿还曾说过,只求一辈子不出椒房殿,此刻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,不仅温存了许多,还主动和樾帝谈起了从前。

皇后能做出这样的举动,自然是有原因的,因为她见了一个人——刘与风。

不,准确地说是,刘与风有意要见她。她很意外,因为当她坐上轿辇去紫华殿赴宴的路上,正撞上从正阳门外进来的刘与风。

“臣参加皇后娘娘。”刘与风见到皇后跪地行礼。

那时候的皇后根本没有心情理会这些,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,轿辇便往前走去。

“娘娘见了陛下打算如何?”皇后没有想到的是,刘与风几步追上了,脚步与她并行,低声问了这样一个问题。

皇后骇然,外臣和后妃本是不能见面的,就算是见了,也不过是简单行礼、问好,大臣不能正视嫔妃,而这刘与风竟然凑过来与她说话,实在是太过胆大。

“不过是吃饭,能有什么?”皇后良好的修养和宽厚的品性没有让她发怒,只是漫不经心地答道。

“臣劝娘娘温和一些,最好能与陛下说说从前。”刘与风说道。

皇后惊了,她这才回过头看刘与风,她记得这个人,从前都是遇事能躲就躲,也不会主动找事、揽事,今天是怎么了?扭着自己说这些,不觉得自己很无礼吗?

“这好像不归侯爷管吧。”再好的修养也禁不住刘正风这几句没头没脑的话,皇后实在没有忍住地说道。

可是刘与风就好像听不懂话一样,接着说道“陛下心里是念着娘娘的,可是他是九五至尊,娘娘若是给个台阶下,也不用再受禁足之苦了。”

皇后本就是打算着吃一顿饭便又回椒房殿的,但是刘与风不依不饶,实在是想不到他要做什么,帮她,她不需要。“谢侯爷好意。”皇后只留下这样一句话,便回过眼神,继续看着眼前的风景,等着被抬进紫英殿,意思很明显,她领情了,但是不会听。

“娘娘不听微臣的话,难道自己外甥的话也不听了吗?”刘与风在她身后大声地说道,还好当时御花园的人不多,但也足以让皇后花容失色。

“停轿。”皇后慌乱地喊道。

对于这些王忠是不知道的,但是他能清楚地感到,好像什么东西在悄然发生变化。那些因为失望而选择沉默,走在朝廷边缘的人,好像在努力着什么,期待着什么,像是沉睡了许久的死地,忽然复活了。

雪瑶和萧林暗暗对视了一眼,目光交错的一瞬间,皆是了然的神情。

“陛下。”雪瑶妖娆的声音带着入骨的妩媚,虽有些清寒,却依旧闻之让人片刻失神。

樾帝看向雪瑶,这副美丽的皮囊虽已经在他身边三年了,但好像永远也看不够。

“在这样好的日子里,臣妾也有一个礼物要送给陛下。”今日是个重大的日子,她的妆容有些厚重,额间一点殷红的梅花,越发趁得她肤白若雪,眼尾微

《仓蓝》精彩评论

    比想象中的好很多哦,比较爽快,也比较逗。我是那种玩魔兽RPG单机必开金钱密码的类型,所以深蓝这个作弊器深得我心,我非常喜欢。这《仓蓝》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上的美女太少了吧,我好几次都觉得机会到了就是她了,上吧,结果愣是档高人不上,还有个金龙族的养女,我是心血澎湃了好久,该上就上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